大家都很熟悉的他們,生長的故事裡都有著一個共同的背景。

他是鬼才、他是創作家、他是靈感層出不窮的製作人。
所有人都在感嘆,那些千奇百怪、千變萬化的點子,究竟是如何而來?
卻鮮少人發現,王偉忠不斷在說的,一直是同一個故事:他自己的故事。

如果每個人一生只能有一個故事,那麼以 “王偉忠” 為主角的那齣戲,不知道造就了多少台灣影劇的明星?而那些明星燦爛照耀著的背景,王偉忠說:「那些想法、那些創作、那些成就,通通來自於我在眷村成長所獲得的養分」
 
 
對大家來說,那是共同的記憶,大家想起的,是她獨特的嗓音;對她來說,那是她童年的回憶,她想起的,是眷村媽媽們燉的排骨湯的香氣。



我們不知道帶給我們這麼多感動的歌聲中,蔡琴真實的情感是如何能傳達給大家?而她那樣美的、那樣真摯的嗓音中,她腦海裡想著的,其實也只是和大家一樣的對於家庭的依戀、和對於家鄉的不捨。眷村拆了,蔡琴把她的回憶鑲織在每一段音符的轉折裡,也願把她記憶裡的美好,唱給大家聽…
 
 
從金鐘影帝到導演,梁修身演了許許多多的戲、導了許許多多的戲。

為了「再見,忠貞二村」這齣連續劇,梁導演以嘉義大林的「社團新村」為基地,重建了眷村當年的竹籬笆場景;而隨著拍戲殺青,梁導演特別捨不得離開那個簡陋、偏僻的外景,他說:「我們要走了,那個地方沒有人維護、花花草草沒有人照顧,好不容易重建起來的眷村樣子,又會再一次的廢棄…」。

梁修身從眷村出身,以眷村為戲。他費心「再建」的忠貞二村,就是希望能讓來不及參與、來不及回憶的觀眾們,有機會「再見」到台灣五零年代的眷村風華。
 
 
一直執著的,那個沒有說完的故事,在現實生活中大多數的人都忘記了。

朱天心以一個作家的身分,用細膩而深雋的文字、憑著半真似假的小說劇情,描述著那樣的一群人,那樣的一個村子,那樣的一段歲月。



從《未了》到《想我眷村的兄弟們》,朱天心獲獎無數,但真正讓她停不了筆的動力,如同她的自序:「每一個曾是、還是眷村的朋友們,這是為了我們寫的,若讀時有一剎那的恍惚,什麼東西啊,那樣熟悉!我會打心底的歡喜起,是絕對比得獎更高興的了。」
朱天心,依循著自己的情感娓娓道來,那是曾經再真實也不過的眷村時光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