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個人故事】留越國軍徐蜀龍:孤懸金蘭灣,三萬軍民絕食
 
二次大戰結束後,亞洲赤化戰亂紛陳,東南亞局勢混沌不明,國民黨政府處於政權存亡關頭,下令全中國各地國軍部署撤退至台灣,然而並非所有部隊能夠如此幸運順利從中國各地輾轉來台,有些受制於頹敗戰局拖累,苦無來台輸運工具,勉強退出國境,繳械流亡他國,成為異鄉的孤軍部隊,得靠自立救濟爭取來台。

民國38年冬末,23歲的電務員(電報翻譯)徐蜀龍隸屬於駐防雲南的第26軍團,因內陸局勢惡化,軍團逐次轉戰到滇越邊境,沿途遭逢共軍多次無情追殺,糧盡彈絕,退至法屬
 
殖民地越南北部邊境。根據國際公約,軍團在越南境內棄槍繳械,預備假道海防,向法方交涉借船到台灣,法國為了緩和共產黨赤化越南的侵略行動,竟違背與我國軍隊的信約協定,將退入越境的國軍殘餘部隊約3萬餘人分囚在富國島和中圻金蘭灣兩地,其中第26軍團約3千人被軟禁在金蘭灣,滯留異域長達近4年。

金蘭港全島面積不大,四周都是海,沒有交通工具,法國視留越國軍如同犯人與俘虜,在島上鋪設鐵絲網,在交通道路的進出口配置崗哨,不斷在營區內巡邏。每天只發放不到16兩的白米,島上沒有淡水可以煮米,汲取海水來燒飯,煮出來的米飯苦澀到難以下嚥;法國配給的食物少而品質奇差,軍民以變應變,趁著漲潮的時候把魚趕進自製的竹網內,待退潮後就可以抓滿一籮筐的鮮魚。留越國軍在島上自建營房,持續練兵出操、模擬作戰訓練,並開辦生活教育學校,定期舉辦運動會、歡樂會等團康活動,天天期盼老蔣總統「收復山河」的命令一到,即刻反攻大陸,早日回歸故鄉。
 
政府對於留滯東南亞邊境的國軍部隊,是遣運來台還是暫留等待反攻大陸,態度始終難以明確,在島上天天有「回國」的消息在傳播,徐蜀龍聽了總認為不可靠,次數聽多了就變成謠言。被羈囚在荒島之上,法軍採取不人道監禁,行動失去了自由,處處受到不合法的嚴格限制,國軍們可惡法國人不講信用,卻礙於國際公法的規定,在他人矮簷下,只有忍氣吞聲聽使於法方。

法國多次刻意漠視國軍提出改善食物及行動自由的訴求,為向國際社
會控訴法國違反自由人權,留越國軍決定組成「爭取自由委員會」,選擇在民國40年12月25日西方人最重視的聖誕節這一天,發起爭取自由絕食抗議行動,共有3萬餘人同時絕食,法國當局擔心引起後續不可收拾的局面,不得不答應改善生活待遇,並直到隔年態度才軟化下來,讓留越國軍的去留交涉露出了曙光,在獲得美國海軍協助將留越國軍逐批次遣送來台後,政府組成了跨部會的「留越國軍處理小組」,徐蜀龍終於在民國42年6月28日順利來台。

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