眷村前傳:戰後新移民的遷徙

  眷村在台灣落戶超過半個世紀了,住在眷村裡的居民原本來自於中國大江南北,一場國共戰爭,國民黨軍隊在短短數年之間大舉撤退來台灣,隨之而來的軍眷們住進一個個的眷村,他們是如何遷撤流離到台灣的?他們如何看待這一場戰爭造成的遷移?他們又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態進入台灣生活?

  台灣的眷村是因應這樣的時代脈絡而被興建,在興建之初總是因陋就簡,而隨著反攻大陸的希望越來越渺茫,這群眷村居民在既定的國防軍隊體制下,如何融入台灣社會?如何和在地人互動?又是如何看待眷村裡外的社群文化差異?居住型態差異?在第一章節的眷村前傳中,我們針對這一段歷史,細細向您說明,也帶您回顧那一段,屬於台灣與中國共同歷史的回憶。

我們的責任,就是要消滅大陸共匪
解救我們全國同胞
恢復我們大陸的失土
來完成我們 誓死復國 反共抗日的使命
∼∼ 蔣介石,民國53年國慶宣言

而今我們要怎樣來恢復革命精神呢?
...我亦不知道,只覺得,但凡要做一件大事,一定得先有個大大的氣象。

而且我依舊認為,一定反攻大陸的,一定會的,一定會回去,因為,因為,山川知故國,風露想移民。
∼∼ 朱天心《擊壤歌》
 
 
應該怎麼去談論這麼一群人?他們來自許多許多地方,有的遠從荒蕪沙漠走來、有的打小待在嚴寒的東北山巔、有的居住在富裕豐饒的魚米水鄉,更有的,匆匆離開了世代居處的高燭府邸、花園迴廊。他們原本不該相聚,然而這一群大江南北的人,在那一兩年,很快很快的遠離了故鄉故居、遠離了父母摯親;這一群大江南北的人,在那一兩年,他們的未來方向變得很模糊,他們從來不知道他們會走去哪裡,但最後,他們都到了台灣。

應該怎麼去談論這們一群人?他們的祖宗,有的世代在海邊靠水吃飯、做著捕魚養殖的工作,有的是大地主、光靠著收田租、養佃農,就足以家族豐足,有的幾代都書香傳家、祖譜上好幾個舉人進士,更有的曾為國家立下不少汗馬功勞、一襲鐵甲軍服彰顯著衛國的榮耀。但這一群各有本領、各領風騷的人,在那一兩年,都紛紛穿上了軍服進入軍隊;這一群原本各有世承家業的人,在那一兩年,突然都不種田了、不捕魚了、不唸書了,他們都成了軍人!他們的人生目標變得很簡單、很唯一:打仗、逃難。

這是一場戰爭,國民黨打共產黨的戰爭,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戰爭。

他們在征戰的當下,常常分不清誰是外人、誰是同伴?打著、退著,然後到了戰爭的最後、他們進入台灣之後,才恍然發現,原來「他們」,通通都是台灣的外人 --- 他們,被稱為外省人。

1949年,國民黨帶著將近六十萬的軍隊及眷屬,播遷來台。對於曾率領中國對日抗戰成功的蔣介石而言,那一年的抵台,只是剿共戰爭策略中,一時的權宜之計;而對於連年南征北討的國民黨軍人們而言,台灣,更僅僅是他們日後光復大陸河山的踏板:他們暫時蹲踞在這塊小島上,喘上一口氣,然後再隨著永遠的蔣總統,凱旋回鄉。

然而,在歷史的印刻上,已經毫不留情的烙下鐵一般的事實:1949年,國民黨於國共戰爭中失敗,蔣中正從此丟了中國江山,而台灣,則成為這群國民黨敗軍部隊最後的棲身之所。

從1937年七七事變開始,剛打完八年對日抗戰的中國,又必須馬上面對內部的國共內戰,這使得當時的中國人民,總在戰爭的烽火中逃難、躲避、流離。但無論他們往哪裡走,在許多外省族群的回憶中,他們當年對於「流亡」這件事情的想法,一直停留在「總是會回鄉」的信念中。

在1948~1949年那個大撤退的時代潮流中,大多數最後定居在台灣的軍民都表示,他們當年認為國共內戰應該為時不久,即便是逃亡、即使是過了海峽到了台灣,他們的認知,還是認為戰爭造成的遷移應該只是暫時性的,如同蔣委員長的口號:一年準備、兩年反攻、三年掃蕩、五年成功。這群後來在台灣定居了大半輩子的外省新移民,當年在逃離大陸的時後,無論撤守據點的路線多麼長、流亡的時間那麼久,他們的心裡仍堅信著,等戰爭結束了、過了一年半載,他們即可返鄉。


 
上一頁│1- 6 of 1 │下一頁